当前位置: 首页
>公共服务>审计文苑

哨卡与丰碑

发布日期:2020-10-13 19:52信息来源:机关总支

边防哨卡是国家的眼睛,来了或走了的身影,它历历在目。

初秋时节,我从边境小城阿拉山口市乘车前往祖国西大门阿拉山口边防站。一路上,两旁的树是低垂的,矮矮的身驱仿佛在告诉人们只有压低重心才能生存下去。四周稀稀落落的野草像钉子一样钉在地上,顽强地延续着生命。远方一排排风力发电车在难得的日子里喘着气,放松着自己。大风累了,也需要休息。沿着边境公路行走半个多小时,来到了阿拉山口边防站。

阿拉山口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接壤,是我国西北地区最宽、最平坦的山口,历史上是各民族南来北往的重要通道,是著名的古丝绸之路的重要关口,素有“准噶尔山门”之称。阿拉山口边防站作为祖国西大门第一哨,早已名闻遐迩。它的出名很大一部分在于环境艰苦、气候恶劣。阿拉山口是全国四大风口之一,“一年一场风,从春刮到冬,风吹石头跑,鸟都飞不了。”是这地方生存环境的真实写照。每年八级以上大风要刮100多天,最大风速达55米/秒。

阿拉山不算太高,从地面到山体面垂直高度也就一百多米。沿着石阶向上,四周张望,阿拉山口附近没有飞鸟的痕迹,只有少量的芦苇、红柳、麻黄、索索柴、骆驼刺这些戈壁灌木,而这里的芦苇,也由于风沙太大,变成贴地而生的植物,这一切尽显出大漠戈壁的荒凉。走上山顶,一面雕刻着祖国地图的墙映入我的眼帘。地图两边配有这样两句诗:“祖国在心中,故乡在梦里。”离墙不远处,就是阿拉山口边防哨卡,两名荷枪战士警惕地巡望着四周,古铜色的脸庞从厚厚的军大衣衣领中露了出来。我看了看一行人初秋的服装,心中充满了疑惑。同行的讲解员看出了我的心思,长期来往此地的她告诉我:哨卡的军人长期生活在大风的环境中。走路,弯腰靠墙退着走,双手紧扯帽耳朵;进门,侧身紧贴门框,双手紧抠墙缝;上厕所,卧倒匍匐前进;到山头哨楼换岗,四肢着地爬着上。哨卡昼夜温差大,大衣也成了必需品。在过去最艰苦的时候,大雪封山,压缩饼干和雪水就成了生活的必修课。

在讲解员带领下,我们爬上了对面的一座小山---英雄山,这里安息着不同时期卫国戍边牺牲的英烈和英雄。此山与哨卡一并,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命名为“爱国主义教育基地”。

山上的一座座墓碑给我们讲述了一个个英雄故事。1962年8月,边防连首任连长吴光胜凭着“三峰骆驼一口锅”的毅力,带领全连官兵创造了“大风吹不动、强敌撼不动”的戍边精神。2001年12月,老连长在扬州去世。临终前,他向组织提出请求:“把骨灰撒在我曾经战斗过的边防线上,我要和战友们永远在一起守边防。”1974年8月的一个深夜,连队卫生员高继友为抢救生命垂危的蒙古族小孩,冒雨赶往救治。返回途中,突发山洪,高继友连人带马被卷入滔滔河水中不幸牺牲,年仅19岁……

在烈士罗凤祥的雕塑前,一位正准备入校的大学生指着石碑上镌刻的烈士生前事迹,感慨地说:“罗班长是1992年在训练时牺牲的,当时只有20岁,和我现在的年龄差不多……”

面对英烈墓碑的思考,牵引我追溯历史长河,去仰望边防军人牺牲奉献的精神源头,我突然对军人书写的诗篇有了深刻的理解。“祖国在心中,故乡在梦里。”不仅是一首笑傲沙场的血性诗篇,还是一首铁汉柔情的婉约之词。眼前,质朴的坟茔紧绷着漫长的日子,也让铮铮的诺言抵达了永远。那些长眠在坟茔人们曾经是战士,曾经高举火把于窒息的黑夜中一路摸索,曾经把鲜血撒尽在自己的岗位上。

我会永远记住他们---祖国西大门阿拉山口哨所的烈士们。他们的灵魂依旧闪光,英雄的神话永远会在历史的雕塑中凸浮。英雄山上的墓碑就是丰碑,它们与日月同辉!(王春江)

打印 关闭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